当前位置:三纲者网情感为何批评刘震云(冯小刚好搭档刘震云算不算大作家)
为何批评刘震云(冯小刚好搭档刘震云算不算大作家)
2022-07-02

文/马庆云

2018年第三期的《文学自由谈》上看法署名唐小林的文章,该片质疑冯小刚的御用合作编剧刘震云老师的大作家“气象”。我在16日的文章中,对这种质疑也提出个人看法。同时,那篇文章中介绍该文作者唐小林先生的时候,称他是四川大学的教授,主攻符号学研究。

经朋友引荐,《文学自由谈》上批评刘震云的这位作者,并非川大符号学教授,而是深圳的一位打工者,他的老家是四川。《文学自由谈》是中国目前最为专业的文学批评期刊之一。我在16日的文章中也已经提到,该刊是双月刊,最近出版的第三期应该是4月和5月组稿,不存在蹭小崔小刚热度顺路聊刘震云老师的意思。

因为不存在蹭热点的意思,所以,深圳打工批评家唐小林先生对刘震云老师的批评,还是非常值得认真阅读并且思考的。唐小品先生在那篇名为《刘震云的大作家“气象”》(网络发表时,有编辑更名为《唐小林:刘震云算什么“大作家”》,检索可阅读全文)的文章中,提到刘震云老师的小说叙事是说书式的,因此没有大作家气象。

为了证明这种说书式的叙事大量存在,唐小林先生列举了不少刘震云老师小说中与传统小说故事相似的地方,并且举出不少语言上也是罗圈话的问题,并且例证了刘震云老师小说人物中,不少都是卡通式的人物,真实感不够强烈。基于这些认识,唐小林先生提出刘震云老师没有大作家气象。

唐小林先生是属于自学成才的典范。他改开初期参加高考,在百分制的时期,当年的语文一举拿下95分,但因为报错了志愿,最终与大学失之交臂。此后,唐小林先是在四川老家的一家国有企业打工,后企业效益不佳,唐先生来到深圳谋生,并且最终定居。他自学了汉语言文学的专业知识,在文艺批评领域作品颇丰。

之所以要介绍一下唐小林先生,是因为他的学术成长背景非常值得认可。中国作家圈子目前有一种不好的态势,就是作家和批评家相互吹捧,不少知名的老文艺批评家都是大学里边的教授,他们和知名作家也是非常不错的关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特有模式,让这批老教授老学者们在做文艺批评的时候张不开嘴。

深圳打工者唐小林先生显然不在这个五行之内。所以,他做文学批评能够大胆理论,且能够实现小心求证。唐小林不仅在学术刊物上批评过刘震云,更是批评过贾平凹、莫言、王小波、谢有顺等知名作家学者。虽然唐小林先生的有些文艺批评有待商榷,但我认为,在作家和教授圈子之外开一种新的批评境界出来,是可取的。大家不能老做和事老,你好我也好。

我也斗胆揣测一下唐小林先生对刘震云老师的批评。唐先生是自学成才,这种学习方式可能更多的是对正统学术的认可。中国的文艺批评学术也存在流转问题。有一批学院派的老牌教授是不认可王小波、王朔、刘震云等人的创作方式的,认为他们反传统,不入流,没有宏大的构建。当然,现在,也已经有一批对二王一刘的解构主义非常认可的教授成长起来了。

我斗胆揣测,唐小林先生接受的文艺思想,应该是一批传统老教授的。他们更喜欢那些宏大且能量满满的十七年文学叙事。像刘震云这种说书式的叙事,虽然新颖,但正能量方面显然不够充沛。所以,唐小林先生在批评中认为,刘震云应该认认真真讲老老实实的故事,不能依靠说书人的叙事模式。

其实,当下的文艺批评思想认知中,还有一种解构的认知体系。刘震云老师在小说中的说书式的叙事,便是一种非常精准的对时代事件的解构。这种说书式的叙事,首先造成的是一种阅读上的不真实感,甚至有玩虐的味道。也因为这种叙事的存在,造成人物塑造确实非常卡通化,不像真实存在的人物。

但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一种脸谱化之外的高度神似,在不像里边求取了真相。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比如《我不是潘金莲》、《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等等,都会觉得李雪莲、牛小丽这样的人物是假的,但又能看到这些假人物发生的故事如此的真实。这种假人物与真时代的笔法,构成的对现实的解构是非常生猛的。

刘震云老师最近一些年小说的最大特点便是这种假人物与真时代的解构。他最具备代表性的小说应该是《我叫刘跃进》。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均不具备真实观感,但小说最终反应的故事却又如此鲜明地彰显着时代。这也便是说书式小说的好处,在虚假中有更大的真相。

因此,我赞同深圳打工批评家唐小林先生对刘震云老师提出批评的方式,但不赞同唐先生批评的内容。

三纲者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