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纲者网国学红楼梦中平儿真相下毒害王熙凤,然后自己当正房吗?
红楼梦中平儿真相下毒害王熙凤,然后自己当正房吗?
2022-03-22

平儿是王熙凤的陪房丫头,贾琏之妾。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红楼梦》众多主仆,若问哪对主仆的关系最为和谐,王熙凤、平儿必定是要上榜的。

王熙凤精明强悍,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却能凭借一己之力,管理上百人的荣国府,着实令人钦佩,但她之所以能有这般能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有平儿这么个好帮手,正如李纨所言:凤丫头就是楚霸王,也得这两支膀子好举千斤鼎。他不是这丫头,就得这么周到了?(第39回)

凤、平两人的和谐关系,一度让笔者忽略了《红楼梦》中主仆之间的等级界限,书中两人相亲相爱的情节可谓多矣,笔者此处便不赘述,直到发生了第44回的“变生不测凤姐泼醋”,曹雪芹用凛冽的笔法,揭露了森严冷酷的等级地位,即便是王熙凤、平儿,也逃不开这个定律。

第44回,正值王熙凤的生日,贾母鼓动贾府诸人攒钱给王熙凤举办生日宴,期间王熙凤被众人灌了个半醉,中途准备回家换身衣裳,恰好撞见丈夫贾琏跟下人之妻鲍二家的厮混的场景,这一点书中写得格外写实,堪称入木三分:

(王熙凤)往里听时,只听里头说笑。那妇人笑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她死了,再娶一个也是这样,又怎么样呢?”那妇人道:“她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正了,只怕还好些。”贾琏道:“如今连平儿她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凤姐听了,气得浑身乱。又听见他俩都赞平儿,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那酒越发涌了上来,也并不忖度,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一脚踢开门进去。——第44回

王熙凤并非是到家门口临时发现贾琏、鲍二家的在一起厮混的,早在回家中途,就已然抓住了替贾琏“望风”的小丫头子,从她口中得知了贾琏在屋内做什么。

如果换成一个正常的妇人,恐怕会怒气冲冲直接闯进去,但王熙凤不一样,她是个心思聪慧之人,即便从小丫头口中得知屋内在干什么,她也不想直接撕破脸皮,而是躲在窗外听贾琏、鲍二家的两人的对话。

事实上,如果鲍二家的没有多嘴,在背地里辱骂王熙凤,还牵扯出平儿,以王熙凤一贯的作风,她大概率会隐忍下来——撕破脸皮,自家丑事闹得阖府皆知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等下来慢慢收拾鲍二家的也不迟。

但贾琏、鲍二家的对话,俨然触碰到了王熙凤的底线,两人做此苟且之事,本已是伤风败俗,眼下居然还躺在床上议论王熙凤这位正妻的长短,骂其为“阎王老婆”、“母夜叉”,加上将平儿也牵扯进来——王熙凤一时着急,认为平儿和贾琏、鲍二家的等人是一伙儿的。

因此,王熙凤当时的方寸大乱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包括她对平儿的误解,对平儿的撕打,可以称得上情有可原。

但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王熙凤、平儿、贾琏、鲍二家的四人这边还在厮打,贾母那边见王熙凤迟迟不归,便命人来叫王熙凤返回宴席,而一见了外人,王熙凤立刻冷静下来,展现出她精明的一面,书中这般记:

正闹不开交,只见尤氏一群人来了,说:“这是怎么说,才好好的,就闹起来?”贾琏见了人,越发倚酒三分醉,逞起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儿。凤姐儿见人来了,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天下奸雄、妒妇、恶妇,大都如是。只是恨无阿凤之才耳。】丢下众人,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第44回

在看到尤氏等人的那一瞬间,王熙凤已经想好了如何占领道德制高点,所以她一边哭一边跑到贾母那边,向众人诉说自己刚刚的经历。

可问题在于,王熙凤已然动了杀心,并且将平儿也划入其中,所以她在向王夫人讲述刚才的故事时,做了一番添油加醋的修改:

凤姐哭道:“我才家去换衣裳,不妨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是和鲍二家的媳妇商议,说我,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把平儿扶了正。我了,又不敢和他吵。原打了平儿两下子,问他为什么要害我?他了,就要杀我。”贾母听了,都信以为真。——第44回

王熙凤这番话,字里行间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委屈的弱者,迅速占领道德制高点,此是其一;其二,在王熙凤的这个故事版本中,她将平儿刻画成一个凶狠恶毒的心机女形象,为何这般说?

诸君试想,王熙凤所说的“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单针对这个行为而言,最大的是谁,自然是平儿,因为王熙凤紧接着就加了一句“把平儿扶了正”。

这话平儿压根没说过,完全是鲍二家的满嘴跑火车,自己随便乱扯的,可王熙凤却抓住这个点,将其当做置平儿于死地的核心证据。

另外,王熙凤这个故事的狠毒之处还在于,在众人听完这个故事后,在贾母等人的设想中,贾琏、平儿、鲍二家的三人,谁来负责下药谋害王熙凤呢?自然是平儿,因为她是王熙凤的左膀右臂,下手最方便,更何况她还是最大的受益者!

因此,王熙凤在编撰这个谎言时,俨然已经将平儿完完全全当成了自己的敌人,她想要斩草除根,将平儿顺便也铲除,昔日的姐妹情瞬间烟消云散。

事实上,贾母已经完全相信了王熙凤的谎言,并且对平儿产生了厌恶情绪,只是平儿素日为人甚好,结下了不俗的人缘,有李纨、尤氏等人在一旁替她分辩,贾母这才知道自己冤枉了平儿:

贾母又道:“你放心!等明儿我叫他来替你赔不是。你今儿别要过去着他。”因又骂平儿:“那蹄子素日我看她好,怎么暗地里这么坏!”尤氏等笑道:“平儿没有不是,是凤丫头拿着人家出气,两口子不好对打,都拿着平儿煞性子。平儿委屈的什么呢!老太太还骂人家。”贾母道:“原来这样。”——第44回

这完全是平儿素日人缘好积下的善果,若是换了别人,恐怕真就只能一口黑锅背到底了。

这就是《红楼梦》中的主仆关系,看似亲密和谐,那是因为没有利益纠葛,一旦发生些许的利益对立,昔日的好姐妹,立刻就会变成针锋相对的仇敌。

在王熙凤眼中,平儿只要有替代自己的嫌疑,那就应该除之而后快。而这,才是《红楼梦》温情脉脉交际关系背后的冰冷真相。

三纲者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